太陽流沙包

【Credence/Newt無差】紀念品挑選法則

A/N:
梗來自親友的好基友總送怪怪伴手禮wwww

未考據當時是否已有文內提及的種類(材料),就只是一篇為朋友而作的無腦文。

=====

紐特每次出差總會帶給魁登斯一些小禮物,這對魁登斯來說是一件令他感到幸福的事。

從小在新賽倫復興會長大的男孩不曾收過禮物,少數幾次陌生人從他傷痕累累手中的接過傳單,然後善心大發的朝他手心塞入幾顆糖或是一兩個銅板──僅僅是那群吃飽穿暖的普通人偶然冒出頭的憐憫,當事人沒有察覺,以為自己本來就是善良的一員,可是魁登斯知道這只不過是種不以為意的施捨,而他不在意。

那些小東西會在回家時被母親要求繳出,魁登斯至今仍不明白,母親總能知道他當天額外收穫了什麼,彷彿悄然...

【Credence/Newt無差】凋落

街角的餐廳關門了。

紐特不知道這件事,他很久沒回來了,所以當蒂娜向他詢問晚餐想吃什麼的時候,他想也沒想的就脫口而出餐廳的名字。

蒂娜古怪的看著他,就像是紐特說了什麼荒謬的話,但眼底卻又有著隱隱約約的憐憫,那讓紐特有點不太自在。

他讓重心在兩腳間轉換,眼神也游移在蒂娜的眉眼之間,然後蒂娜開口,「那家店關掉了,三個月前。」

紐特眨著眼,花了一點時間來才理解蒂娜的話,腦子像是生鏽的齒輪彼此傾軋,艱澀的磨擦發出刺耳的尖銳響聲。

「噢。」他頓了頓,手像是不知道該如何安放,摸了下頭髮又捏捏鼻子,在身上東拍西拍,直到躲在衣領的皮克特對他嘰嘰咕咕的抱怨,「好的。那、那妳有推薦嗎?我對這裡遠不如妳瞭解...

【Credence/Newt無差】秘密情話

紐特與魁登斯大腿相貼的坐著,隔著一張桌子的對面,是兩個金色捲髮的女孩,一長一短的髮型讓她們變得沒有初見時那麼相像。

少女白皙的臉被寒冷的天氣凍得發紅,兩個人都忙著打理被帶雪的風吹亂的髮絲,一邊指著狼狽的對方咯咯笑。

「你就像是剛從床上下來。」短髮的那個嬌笑著說,被埋怨的推了一把。

垂著眼睫偷瞟少女的魁登斯不知為何忽地伸手摸上整齊的髮絲,像是害怕頭髮翹起一般抓摸著,雙頰染上粉色薄雲。

紐特因此畫面而從彎起的嘴角溜出一陣低笑,引起了對面女孩的注意。

長髮的那位紅了臉,捶了朋友一下,「妳看,被聽到了吧?都怪妳亂說話!」

「啊,抱歉。我不是有意的。」紐特語氣柔軟,依然上揚的嘴角與眼尾皺褶繾...

【Theseus/Newt】三次Theseus沒看到Newt寫的情書,一次他看到了。

※警告!兄弟!※

A/N:
私設兄弟年齡差4歲。

=====

Newt小時候的字寫得不太好看,事實上說不好看還是恭維了,正確來說是歪七扭八到幾乎沒人可以辨認的程度。

Scamander夫人沒少擔憂過這件事,總是溫聲哄著Newt多練練字,但頂著一頭紅棕色捲髮的小團子才不理睬自己母親,總是抓著羽毛筆在羊皮紙上塗塗畫畫,鷹馬、地精、普通的小麻雀,各種動物都被小男孩仔細描繪,跟字跡比起來簡直是雲泥之別。

「大概會當個畫家吧。」最後Scamander夫人放棄了,親親小兒子Q彈的臉頰,就此打住糾正小娃兒手寫字的遠大計劃。

「媽媽,不需要擔心Newt的,這個也沒什麼啊。」Theseus看著Newt...

【Newt/Credence】The Mermaid

A/N:
人魚AU。
Mpreg。

已刪去部分內容,要是還被屏蔽我也認了。
跟之前一樣,屏蔽後不再重發。

=====

紐特在月光下總是閃著銀色的光,儘管他的尾鰭是淺綠流金的顏色,可每當月光照耀,卻會是完全不同的樣子,看起來既冷漠卻柔和,矛盾極了,卻也美得讓人離不開眼睛。

尖銳突出的鰭取代人類模樣的耳,平常總聚攏垂下,但在水中會散成輕薄的扇狀,溼滑的鰓縫就藏在底下,幾乎是紐特全身上下最敏感的地方,魁登斯喜歡在與紐特共泳時拉著對方潛入水中,然後湊近,感受從鰓孔中流出的水帶來的細緻波動,最後在沒氣之前伸舌舔上那條開合著的縫。

精壯手臂與腰部布著零碎的鱗片,跟尾鰭有著一樣顏色,卻好像又更綠一點,隱...

【Credence/Newt無差】隻身一人

A/N:
警告!角色死亡!

因為朋友想看,再加上我剛好玻璃心碎,於是有了這篇。
前半段提及角色死亡,後半段語句破碎,請謹慎食用。

=====

隨著完整的自己,睡意也一併被帶走。


一直到收拾好所有物品魁登斯才終於有了即將離開的實感,那個屬於自己的皮箱已經塞的鼓鼓囊囊,他沒有嘗試著下個咒語讓皮箱無限增大的空間容下他所有的東西,就只是先列好單子然後開始打包。

第一套西裝。打勾。

第一雙小牛皮牛津鞋。打勾。

第一件斗篷。打勾。

紅色圍巾。打勾。

巧克力蛙卡片。打勾。

三十二封手寫信。打勾。

初版怪獸與牠們的產地。打勾。

一件件放入皮箱,然後困擾的發現不過才清單的一半,皮箱就已經...

【Credence/Newt無差】徵求: (現代AU)

A/N:
大學AU

我們學校二手版真的有這樣一個徵圍巾文www
但是徵伴侶是被同學銃康的(澄清) 

=====

『天冷。徵求圍巾,還有一起圍的人。』


學校網站的二手拍賣版這則貼文在一週以來始終盤據著首位,只要點進版內第一眼就會看到它。下面的回覆越拉越長,感覺可能整間學校單身的學生都被自己好事的朋友標記出來了,走在路上也能時不時聽到學生們對著這則貼文議論紛紛,更別提上課前坐滿學生的教室或是校內餐廳與咖啡廳。一則短短幾個字的徵圍巾(和伴侶)貼文成為整間學校裡一時半刻無法降下討論度的熱門話題。


「可是上面不是會顯示發文者嗎?」Newt端著茶,聞聞熱茶散發出的暖馥香氣,好奇的問坐在對面啜...

【Newt/Credence】小瓜帽與他的森林好朋友

A/N:
小紅帽的故事(說謊)
完全就是一個OOC的Newt在拐天真男孩Credence的故事。

換個寫法,大概是有點直白單純的童話感(但到底哪裡會有這種童話?)
總之希望不會很爛www很爛我也認了
雖然不知道會不會被屏蔽(裡面真的啥也沒有)
但要是被屏蔽了就也一樣不再重發www

噗浪投骰跟風指定內容:順腿流下、唇印、抽走皮帶

===== 

從前從前有一個年輕的少年Credence,十九歲的他有著服貼額頭的瓜皮瀏海,還有大大的黑眼睛跟白皙的皮膚,個性有點膽小畏縮,期待著有一天能夠遇到一個無條件愛他的人。

他住在一棟靠近森林邊緣的、有點破舊的小木屋裡,與他同住的還有母親與兩個妹妹,大的...

【Credence/Newt無差】幾個小段子

A/N:
新年假期在噗浪上寫的幾個小段子
有些放了應該會被屏蔽,所以只放安全的www

=====

  • 弄髒的衣服

紐特被眼前的魁登斯嚇了一跳。

黑髮男孩眼睛跟衣服都濕漉漉的,白色的襯衫因為吸了水而變透明,順著肌肉曲線緊貼在身上,若隱若現的肌膚跟身形一片曖昧模糊。

「梅林啊!魁登斯你怎麼了嗎?」紐特吞了口口水,用力瞪著男孩哭喪的臉,不讓視線游移。

魁登斯像被嗆到一樣咳嗽,眼淚搖搖欲墜。

「我把衣服弄髒了。」他指著胸口一塊在濕了的布料上不太明顯的黑色污漬,看起來應該是灰塵之類的,紐特不太確定。

「然後呢?」紐特還是一頭霧水。

「我想洗乾淨,但——」魁登斯抽噎一聲,半藏在袖口的手...

【Credence/Newt無差】Missing you

A/N:
在霍格華茲裡每天晚上都在想念Newt的Credence。

===== 

把寫得滿滿的羊皮紙整理好,Credence抱著書、墨水瓶跟羽毛筆從交誼廳慢慢走回房間。火爐邊還有三五個同樣為了報告奮鬥的學生,有個男孩甚至已經趴在書上呼呼大睡,羽毛筆在羊皮紙上暈開一塊黑漬。

明天是去活米村的日子,幾乎所有室友們都已經睡了,只剩一個人披著外袍縮在床上看書。Credence瞟了男孩一眼,沉默的走到自己床位放下文具,開始把衣服一件件解開、換上睡衣。

「Credence。」那個津津有味讀著書的金髮男孩從書中抬起頭,看著眼前由特別管道入學的少年平靜回望的臉,揮了揮手上的書,「聽說你認識作者對吧?Newt...

  1/7  
咪雅/阿陳/太陽流沙包
這些都是我(๑´ڡ`๑)

他們都不屬於我,他們屬於彼此,亦或是屬於任何他們想屬於的人。

全站標籤:OOC,私設,清水,台灣用語與譯名,話癆
僅需基本禮儀👌
歡迎隨意回覆❤